Best Patent Cases 2017 Australia

Welcome to Shelston IP’s round-up of the best patent cases from Australia delivered during 2017.   There were significant and interesting decisions from appeals to the Full Federal Court, from Federal Court trials and interlocutory applications for injunctions and various other orders, and from the Australian Patent Office.  Several decisions related to issues that had

Australia remains a gene-patent friendly jurisdiction

When the Australian High Court ruled against the patentability of isolated naturally occurring genes in the Myriad decision, a number of commentators believed that the decision would ultimately invalidate claims directed to methods involving the practical application of genes. A recent Federal Court decision, however, has confirmed that claims directed to methods involving the correlation

知识产权的共同运营和协作 — 澳大利亚其他类型知识产权介绍

帅 杰(Jack Redfern) 在前面的专栏里,笔者曾多次探讨有关澳大利亚专利保护的问题,并介绍过澳大利亚专利类型,以及在专利申请、维权和使用专利的过程中各种节约成本的方法。 专利权在澳大利亚是一项很有价值的工具,从商业运作上来说,如果将专利与其他的知识产权,诸如注册外观设计、商标、版权、商业机密和技术秘密、电路布图以及植物育种者权结合起来,那专利权将会更加有效。为此,笔者将澳大利亚其他的知识产权类别做一简要介绍。 首先谈一下注册外观设计。在澳大利亚,外观设计用来保护一件产品的形状、图案或装饰,即产品的独特的外观特征。这种可注册知识产权可以保护一项外观设计的可视性外表,最多可以获得10年的保护期。外观设计注册费用低,并可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获得注册。如果需要对注册的外观设计进行维权,则需要经过实质审查——实质审查的过程也很快。所以,一般所有人只有在发现可能被侵权时才请求实质审查。澳大利亚注册外观设计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一旦通过实质审查,就很难被竞争对手无效。反过来,由于该保护涉及外观设计本身,所以竞争对手可以实施规避设计。 商标权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知识产权。商标是指用来将商品或服务有别于其他团体的标志或图案。因为在市场上被经常用到,并且使用范围广,所以商标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澳大利亚实行在先使用原则,企业没有必要注册商标,商标所有人可以通过商标使用期限来赢得声誉。但是,申请注册商标具有明显的优势,例如可以降低商标被他人注册或被恶意抢注的风险。 另一种知识产权类型为版权。版权保护“文学作品”,也包括具有工业、商业、艺术特性的很多类型的智力创作。“文学作品”一词含义很广,包含计算机程序、技术图纸和计划等等。在澳大利亚,版权保护可以自动取得,不必专门进行注册。但是,如果需要进行维权,那就要确定版权的所有人,以及证明被告具有被涉嫌复制作品的知识。 最后要提到的一种知识产权类型是商业机密和技术秘密。这种知识产权很有价值,包括配方、生产工艺、客户名单、信息处理方法等。 企业欲在澳大利亚销售技术产品和拓展业务,具有专利组合固然重要。但是上述这些类型的知识产权也同样重要,它们将不仅可以稳固专利权,还可以支撑企业的整个知识产权战略。每一个企业对每种知识产权的依赖是不同的。例如,一件产品为特定技术领域的产品,那么企业会倾向于申请保护有关该产品的功能和运作的专利;如果一件产品为消费用品,则常常偏向于建立品牌,从而寻求商标的保护;如果一件产品的技术含量相对较低,则会考虑制造该产品的技术秘密,比如低廉的零件引进、安装和制造步骤。 任何一家企业期望获得的知识产权平衡,首先来自对自身所具有的知识产权的理解,如何从其中获得商业效益,然后确定如何保护知识产权。比如,企业已经确定了一种制造方法,但是这种方法很容易被识破,那么就要考虑利用专利来对该方法进行保护。如果一家企业已经赢得商品低价的声誉,需要改变这个现有声誉的方法就是重新打造品牌,然后通过注册商标权来对新的商标进行保护。如果企业对某一特定产品进行外观设计注册,并且就该特定的设计已经赢得了声誉,那么可以就该外观设计申请注册一个商标。 在澳大利亚,版权及技术秘密有时可发挥独特的作用。如果在澳大利亚没有专利权,或者专利实力不够强大,那么可以通过其加强对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比如,一件仿造产品也提供了同样的说明书手册,那么权利人可以在澳大利亚通过版权维权的方式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 如果企业未在澳大利亚建立知识产权资产组合,它仍然有可能在澳大利亚销售产品。但情形将如同英国哲学家托马斯·霍布斯(Thomas Hobbes)所描述的人与人之间缺乏和谐的一种社会状态,是“孤僻、匮乏、艰难、愚钝和浅陋”的。如果企业不在澳大利亚合理地使用知识产权,那么相关知识产权资产将无法发挥应有的效力,无法得到认同、共同运营或共同协作。 为了能够在澳大利亚市场收获累累硕果,获得长久的繁荣与成功,企业不仅需要一个坚实、管理完善的专利资产组合,还要认识到其他类别的知识产权可以使专利资产组合趋于“完美”,甚至立于不败之地。 (本文曾发表于《中国知识产权报》专利周刊“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手册” 2012年6月9日,由李力博士翻译并整理)

Shelston IP assists IP Australia with their Engaging an attorney toolkit

IP Australia recently released a toolkit that details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engaging a patent attorney.   Shelston IP directly assisted IP Australia with the preparation of the toolkit. As a result, Shelston IP’s client OzStar Therapeutics has been detailed in a case study on how patent attorneys and clients work together –

New Zealand: is the “daisy-chaining” of divisionals about to get the glyphosate treatment?

A New Zealand Government review concluded more than 16 months ago under which the facility to “daisy chain” divisionals from applications proceeding under the Patents Act 1953 was squarely under threat.  Nothing of significance appears to have happened in the interim – at least publicly, and one assumes the Government (which, of course, changed following

有效利用各国专利法之间的差异 — 澳大利亚专利法与欧、美专利法之比较

帅 杰(Jack Redfern) 一直以来,澳大利亚、欧洲和美国的专利法以及实施专利法的差异,都是中国企业非常关注的话题,因为这些司法管辖地是中国企业向外出口的重要市场。在本文中,笔者将对这些差异进行重点探讨。 广义上来讲,各个国家的专利法都比较一致,而且都在为专利法更趋一致做进一步的努力,很多国家修改专利法就是证明。最明显的一个例子是2011年9月奥巴马签署的对美国专利法进行全面修订的《美国发明法案》。该法案给美国专利制度带来了深刻的变化,修改后与其他的司法管辖地如欧洲和中国实施的专利法更趋协调一致。当前各国需要继续进行努力的是使各个国家专利局实施专利法时比较一致,以便为专利申请人和商业团体提供一个具有可预见性和可确定性的工具,这一点从各专利局之间在检索、分类和案件处理上日益增进的相互协作可以看出。 尽管如此,专利法以及专利法实施在各个司法管辖地之间仍旧存在许多差异。这些差异导致各国在专利性、保护范围、如何获得保护以及如何维权方面存在着不同,并产生很多问题。但是我们可以将它视为一种机遇,因为它可以帮助专利权人就其产品,选择在哪一个国家实施专利权行为,从而在日益增长的全球市场上最大限度地获得利益。下面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差异。 美国专利体系的特征之一是先发明原则。虽然优先权日在2013年3月16日或之后的申请将会改变,但它仍要存在许多年。与之不同的是,澳大利亚、欧洲以及许多其他国家使用先申请原则。 澳大利亚和美国专利法都有一个12个月的宽限期,在这个期限之内,当事人可以合法地就一项已经公开了的发明递交专利申请。但是在澳大利亚,这个宽限期仅对专利申请人或衍生自申请人的公开有效;在美国,这个宽限期的保护范围更广,它可以包括第三方的公开。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的宽限期随着《美国发明法案》的通过,将与澳大利亚更趋一致。欧洲没有宽限期。 在澳大利亚和欧洲,新颖性是指绝对新颖性,即在世界各地任何的公开或使用,都被视为现有技术。但是在美国,新颖性是指相对新颖性,即任何被视为现有技术的公开或使用,仅限于在美国。 以上提及的产生于优先权日之前的发明,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地对新颖性都有不同的解释。更重要的是,在一个司法管辖地不能获得保护的发明,并不意味着在其他司法管辖地也不能获得保护。 即使一个专利权人在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获得的专利,权利要求的措辞完全一样,但由于不同地区对专利法的理解以及实施的不同,保护的范围很可能不一样。一般来说,欧洲更加侧重于权利要求如何措辞,以及所使用的术语;美国侧重于考虑针对专利说明书的内在和外在的因素;澳大利亚则侧重于目的性,更多考虑针对说明书的内在因素。 欧洲专利体系与澳大利亚和美国不同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它不会授权一件专利而是多件专利,其中每一个来自所选择的司法管辖地。当要在欧洲实施维权战略的时候,这就会带来一些额外的复杂,并要做出抉择,尤其是在要确定在哪个或哪些国家进行维权,以一个什么样的顺序来进行的时候。专利权人要谨记的是,不同国家的法院针对专利有效性或侵权做出的判决是不一样的。在澳大利亚和美国,都由各自的联邦法院进行处理。 中国企业一般都认为在美国诉讼费用非常昂贵,要比澳大利亚和欧洲还要高,但是美国的产品市场很大,一旦专利权人维权获胜,可以获得处罚性赔偿。而在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市场比较小,诉讼费用也少,处罚性赔偿数额也很低。澳大利亚的情况与欧洲相似,但是现在澳大利亚法院对处罚赔偿已经设定了一定的数额范围。 以上所提到的澳大利亚与美国和欧洲专利法的区别,以及许多其他的差异,对在这些司法管辖地的专利保护范围、所需时间和建立专利战略,都产生实际的影响。这为潜在专利申请人带来不便,但使用这些不同的专利体系也具有很多优势。比如,一家企业在这三个司法管辖地申请专利保护,不仅可以获得三地的利益,在考虑维权战略和商业谈判等时,还可以利用专利法和实施专利法的差异做出更多的选择。 专利法以及专利法实施的多样性,源自各个国家历史和文化的多样性。所以,在尽量做到保持一致时,专利法差异的存在自有它的优势。 (本文曾发表于《中国知识产权报》专利周刊“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手册” 2012年2月1日,由李力博士翻译并整理)

Page 1 of 1612345...1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