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pelgangers – local versus absolute novelty under New Zealand Practice

The more things change, the more they stay the same.  New Zealand’s new Patents Act 2013 commenced on 13 September 2014 – and with it, the much-heralded shift from the local novelty standard employed under the Patents Act 1953 to absolute, or worldwide novelty. In this article, we consider what effect this shift is likely

Gareth Dixon recognised as Legal Influencer in IP – Australasia by Lexology

Gareth Dixon is named a Legal Influencer for IP – Australasia in the recent Lexology Content Marketing Awards.   Using a bespoke automated process to analyse Lexology readership data, the Lexology Content Marketing Awards reward those law firms and individuals which consistently produce useful, insightful legal content for their subscribers. Edward Costelloe, Managing Director of Lexology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对植物的知识产权保护

在澳大利亚,植物新品种可以通过植物育种者权(PBR)和专利权获得保护。在新西兰,植物新品种可以通过植物新品种权(PVR)而获得保护,植物本身也可以受到专利权的保护。如何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保护形式,需要考虑该保护形式所能提供的权利,以及满足该保护形式所需要的条件。 与专利保护相比,植物育种者权PBR/ 植物新品种权PVR获得保护的程度较低,这与植物育种所涉及的创造性比较低有关。但这并不意味着满足植物育种者权PBR/ 植物新品种权PVR保护要求的植物新品种,不能获得专利权的保护。因此,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应考虑两种保护形式。 为什么澳大利亚要对植物进行保护? 农业是澳大利亚国民经济的“五大支柱”之一。从2013年至2014年,澳大利亚农产品产值超过了500亿澳元,其中小麦作出的贡献最大。[1] 澳大利亚的农产品多数用于出口。由于澳大利亚独特的地理位置,使澳大利亚能够反季节供应北半球市场,加之邻近亚洲,也能够满足不断增长的亚洲中产阶级市场的需求。事实上,为响应亚洲不断增长的产品需求,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了2030年前澳大利亚的农业总产值翻番的宏伟目标  [2]。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更是为实现这个目标助了一臂之力。 [1] Australian Bureau of Agricultural and Resource Economics and Sciences, Agricultural Commodities September Quarter 2014. [2] The Coalition’s 2030 Vision for Developing Northern Australia, June 2013. 澳大利亚的植物知识产权保护一览 澳大利亚在过去的15年中, 植物育种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过去的主要由政府资助到现在几乎完全由私人来经营。以下图表不难看出,在过去十年中,澳大利亚在植物科学领域(IPCA10H类别)的专利申请在增加,同期植物育种者权PBR的申请量似乎有所下降。如以下所要讨论的那样,在满足专利性的条件下,较之于植物育种者权PBR,专利的保护力度更大。 下面左右两个图分别显示在2015年1月,澳大利亚植物科学领域(IPCA10H类别)的主要专利申请人,以及出现在这些专利申请摘要中常见的词汇。                            澳大利亚专利申请人       

筑造知识产权的“长城”(中) ——浅谈澳大利亚电信技术领域的专利申请

帅  杰 大多数中国企业在更好地了解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之后,都会考虑在澳大利亚筑造一个知识产权“长城”,以抵御竞争对手的进攻。当然这需要时间,也需要利用逐渐掌握的技巧和知识积累“砖块”,从而建成一座壮观而坚不可摧的“长城”。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国土面积广大(相当于中国的80%),不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通信技术的需求都很高。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投入大约400个亿,致力于在2010年到2020年的10年间,在全国范围内铺设最先进的电信基础设施。这个基础建设即为“国家宽带网络”(NBN),一旦完成,它将给澳大利亚93%的人口提供高速通信线路。NBN设施可以促进澳大利亚诸多事业的发展,政府因此极为重视。改进后的通信设施不仅可以用于个人因特网的使用,还可以更多地满足企业对通信系统的高度需求。澳大利亚劳动力相对紧缺,人工成本高。尤其是矿业,由于需要投入更多资金以支持人们在偏远和艰苦的环境中工作,劳动力紧缺问题就更突出。这就要求对矿山和工厂进行远程控制,从而减少人们需要离开中心城市到边远地区工作的依赖。这个新政策一出台,立即引起了中国的企业,如华为和中兴的关注,并积极投身于澳大利亚市场。 下图为来自主要司法管辖地在澳大利亚的电信技术领域专利申请的情况(注:附图中的数据更新到了2018年11月,请您阅读时稍事留意)。虽然2012年的数据还不完整,但由于使用百分比而不是实际的数据,其可以充分说明该技术领域专利申请的走向。   该图显示,即使在本年度所占百分比有所下降,美国企业在该领域的专利申请迄今为止仍最为活跃,欧洲国家的企业与美国有些相似,在本领域的专利申请一直比较稳定,但今年所占的百分比也有所降低。这个现象一方面可以解释为欧美正面临经济困境,但同时也可以看到,比例的下降还由于其他国家在该领域专利申请的迅速崛起,比如韩国的企业,以及最近复苏的日本企业。最显著的要数中国的企业,比如华为和中兴(图中未显示)。有趣的是,2012年,来自中国的专利申请所占比例与来自西欧国家专利申请总和所占的比例几乎相等。 该图显示的各种趋势给我们这样一些启示:第一,欧美经济的疲软,为其他国家在澳大利亚市场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机会,这不仅仅限于销售产品,而是要建立强大的专利资产组合,并且这些资产组合不只是一个短期行为,而是着眼于长远的目标。当然,经过多年苦心经营而建立起专利资产组合的欧美企业,其专利资产组合仍旧处于不可动摇的地位。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已经建立起知识产权“长城”,但其仍是“石筑的城堡或堡垒”,不易遭受直接的攻击。第二,中国在该技术领域的专利申请近3年明显增加。这反映出中国企业正在逐步现身于澳大利亚,并期冀在这个市场有所作为,同时也反映出它们对多种战略需求的了解,其中之一就是建立起活跃、有价值的专利资产组合。针对出台的电信设施项目,澳大利亚政府(或其他机构)将继续对产品和(或)服务项目进行招标,这就更加凸显出专利资产组合的重要性。譬如,在一个项目招标活动中,如果A公司没有中标,而其竞争对手B公司中标,这就意味着竞争对手B公司可以供应产品和(或)提供服务。但是如果B公司供应的产品和(或)提供的服务对A公司构成专利侵权,A公司可以享有提成。如果A公司中标,且A公司供应的产品和(或)提供的服务侵犯了B公司的专利权,那么A公司可以“搜索”自身的专利组合,找到竞争对手B公司对A公司构成侵权的专利——虽然这不是最理想的做法,但对A公司来说,却可以在谈判中占据较有利的地位。当然,如果A公司手中缺乏专利资产组合,那应对措施就很有限了。 澳大利亚市场不同于美国市场,专利诉讼不是一个常用的手段。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关各方会仔细研究和分析各自所处的环境,然后找出可以协商的办法。可以想见,如果你拥有数量可观的专利和专利申请,那么谈判时你的应对措施就更多,灵活性就更大;如果你用专利修筑了“长城”,那么你在谈判开始前就已经占据有利地位了。当然,你要保证修筑“长城”的“砖块”是精心研发而来。对电信领域而言,“砖块”不仅要与网络基础设施的建立有关,还要与网络应用相关联。 (本文曾发表于《中国知识产权报》专利周刊“ 澳大利亚知识产权手册” 2012年10月10日,由李力博士翻译并整理)

Duncan Longstaff named MIP Rising Star!

Duncan Longstaff has been named as one of Manag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sing Stars for 2018.   This year’s publication is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obtained during the research period for the 2018 edition of IP STARS (September 2017 to February 2018). Rising stars typically have less than 10 years post-qualification experience but individuals with over

Reimagining best patent practice in New Zealand (again)

The notion of what constitutes “best practice” when it comes to prosecuting New Zealand patent applications over the past 4-5 years has changed almost as often as Australia has changed Prime Minister.  Over this period, we’ve found that at least one of legislation (Act and Regulations), precedent law, Patent Office throughputs, examination protocols and international/bilateral

Page 1 of 2912345...1020...Last »